黃金配角吳孟達的哲學之道:心要正、意要誠,這是作為演員的誠意

哒哒哒 2023/03/01 檢舉 我要評論

2021 年初,人稱「達哥、達叔、三叔」的黃金配角吳孟達因病去世,不少人為此感到惋惜,感嘆當年黃金歲月的逝去,一代人才已揮別人間。作為港片九〇年代黃金時期重要支柱的達叔,總是不卑不亢默默在周星馳一旁,稱職地作為配角奉獻其出色的演技。他的離開,讓國外媒體以「傳奇(Legendary)」形容這位偉大演員的貢獻,這也是一生奉獻給戲劇的吳孟達,身為演員精彩一生的最好注解。

說起吳孟達演戲的啟蒙,始于幼時至香島戲院欣賞電影,因喜歡模仿電影角色,而開始對表演感興趣;在當時香港社會風氣下,許多人認為電影明星是一條賺錢的出路,為了想成名,也看見打工的同事在劇集出演,因而激起吳孟達想成為藝人、投考訓練班的想法。他于1973 年正式考入第三期無線電視(TVB)藝員訓練班,同期有人稱七君子「發達東泉敏鵬鏗」(周潤發、吳孟達、林嶺東、伍潤泉、鄧英敏、盧海鵬、蕭鍵鏗)的組合,其中的「達」就是吳孟達。

吳孟達在學期間成績優異,訓練班畢業后成為了電視台簽約藝員,跟大多數人一樣,吳孟達在電視台也是從跑龍套做起。幾年的龍套與配角歷練后,他演員生涯的第一次高峰,是在1979 年于港劇《楚留香》飾演胡鐵花一角。《楚留香》的播出在當年席卷港台大街小巷,并創下極高的收視率,不論是浪子楚留香的俠義形象,或是瑯瑯上口的同名主題曲,該劇不僅影響到1980 年代台灣港劇的風潮,更為未來台灣武俠電視劇的產制興起奠下基石。劇中演員不只鄭少秋,吳孟達也在當時成為台灣的當紅炸子雞。

但高峰期來得短暫,突如其來的爆紅,反而成為吳孟達的人生轉折點,錢財雖進賬得快,卻也花費得兇。他曾在訪談提到,當年的他在台灣跑了一年的巡回,曾無視電視台的召回,電話不接,人也音訊全無。不斷跑秀登台的他,雖在一年賺進高達10萬港幣的高收入,但因花天酒地加上賭博成性,反讓他積欠巨額卡賬,還遭到電視台的冷凍。正因遭逢人生巨變,吳孟達決心痛徹悔改,在迎來下一次演員生涯的高峰前,他沉寂四年之久,在1981 年至1984 年期間,獲得恩師「蝦叔」關海山的指導照料,大量閱讀各式演員書籍,如《演技六講》、《演員的自我修養》、《角色的誕生》等書,開始重新磨練并學習演技,亦重新學習做人和處世道理。吳孟達自言,這段期間不只是他演員的分水嶺,更是他人生的中繼站。

以前的他脾氣暴躁,會在片場罵人,但重生的他認為沒有什麼過不去的難關,而憤怒不會解決任何問題,平心靜氣與他人溝通,一同找出解決之道才是最好方法。

歷經膨脹后的失落,吳孟達再次出發且體現他這四年來的付出,最蔚為重要的一出戲,莫過于1984 年招振強監制的台慶劇《新扎師兄》。雖然他在劇里并非要角,比他晚期進藝員訓練班的梁朝偉和劉青云,甚至已成為該出戲的主角,更是當年電視台力捧的小生。吳孟達在戲中飾演的警察學校導師一角,雖然戲份不多,但他一點也不馬虎對待角色,蛻變的演技更讓眾人驚艷,深具莊重沉穩的教官性格,儼然在吳孟達的揣摩下樹立威嚴。他曾提及其中一場罵梁朝偉的戲,僅是短短兩頁的台詞,但他卻看了兩百遍,即使梁朝偉的對答只有「Yes, sir. Sorry, sir.」,吳孟達仍在腦中排練數次,用心對待每一個角色與每一次的演出機會,即使只是出現數秒的龍套、戲份不多的配角,他亦能要求演技的層次。因為對吳孟達來說,這無非是作為演員最重要的本分。

演員事業的重新起步,讓吳孟達為自己親手種下事業高峰的種子,也就是日后與周星馳風靡世界的喜劇組合。在與周星馳搭檔之前,吳孟達的作品不以喜劇為重,他多數演出的都是悲情戲,但談到他喜劇才華的啟蒙與培養,可以從他與盧海鵬在《歡樂今宵》(1967-1994)上的磨練與配合開始。《歡樂今宵》是該時香港長壽綜藝節目,節目形式包羅萬象,其中包括歌舞表演、單元短劇、相聲等表演應有盡有,而盧海鵬在此節目是當家台柱,以搞笑及表演趣劇聞名。吳孟達也不時參加節目與其搭檔,搞笑的功力與笑料丟接梗的配合,更在當時顯見他的喜劇細胞。

而與周星馳的搭配,在日后影迷較為熟知的電影前,兩人已經在電影劇集展開合作。同為訓練班出身的周星馳與吳孟達先后曾在《生命之旅》(1987)、《大都會》(1988)共演,但兩人在戲份上并無交集;直至來到1989 年的兩部劇集《蓋世豪俠》和《他來自江湖》,才真正顯現兩人的組合默契。尤其在《他來自江湖》中,兩人飾演一對父子,每一場父子之間的斗嘴戲、情緒的反應和劇中所有的笑料,都是他們耗費極大心力來回排練及推敲所得。也加上他們當時住得相當近,兩人更時常聚在一起討論劇本中的橋段,在演出時不斷嘗試,只想將效果的呈現發揮至最大化。

兩人的演出模式宛若美國勞萊與哈台(Laurel and Hardy)的喜劇雙人組(comedy duo),但其中仍有主配之分,一唱一和更像是中國傳統的「對口相聲」,而吳孟達作為綠葉負責了「捧梗」的角色,從周星馳的「逗梗」之中,在旁起哄讓好笑的橋段往下承接,兩人負責的職位可說是相輔相成,缺一不可。

因劇集的成功以及兩人的趣味組合博得觀眾喜愛,更讓電影投資人看見他們在票房的無限潛能。開發《賭圣》系列的出品人吳思遠曾提及,盡管在一部低成本電影中嘗試新組合是極其危險之事,周星馳當時也尚未大紅大紫,但他們受到觀眾的喜愛程度,讓他愿意為此賭上一把,而票房成績也證明此一眼光的準確。1990 年劉鎮偉、元奎合導的《賭圣》,不僅坐穩當年電影票房冠軍,甚至成為首部破四千萬港幣票房的香港電影,同年底的《賭俠》也同樣高收四千萬,是當年票房第二位。前有香港「賭片」電影的風潮,后有一夕之間讓周星馳爆紅,以及星仔/星爺與三叔的組合,兩人戲中的對話與互動,亦開啟「無厘頭」流行用語的風潮,而專屬于吳孟達的「三叔」,也從此部油然而生。

在香港電影工業蓬勃的黃金年代,票房的保證更被視為重要元素,周星馳與吳孟達一連拍攝多部電影作品,隔年的《逃學威龍》再次成為該年票房冠軍,甚至來到1992 年,周星馳出演的七部電影,全部占據票房榜前十位,其中《審死官》、《鹿鼎記》、《武狀元蘇乞兒》、《逃學威龍2》四部皆有吳孟達的參演。更加上香港電影延燒台灣,台灣電影台不斷重播,讓周星馳與吳孟達成為風云九〇年代的喜劇黃金組合;而兩人最賣座的電影,也是最后一部合作的《少林足球》(2001),當年不僅收獲六千萬港幣票房,也成為首部在歐洲大規模上映的周星馳電影。只可惜,至此之后,周星馳的電影再無達叔的身影,黃金十年也宣告終結。

即使觀眾認識吳孟達,甚至讓他當紅的關鍵,無非是他與周星馳的笑料組合,但無論獲得多少票房與觀眾的喜愛,這些喜劇的演出,始終讓吳孟達與演技獎項擦身而過。作品眾多的他,總共才獲五次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,而唯一一次獲獎,是于1991 年以《天若有情》(1990)太保一角獲得肯定。

他同年也以《賭圣》入圍同獎項。但在《天若有情》中,吳孟達飾演的角色,并無摻雜任何張狂的喜劇元素,而是稱職地在劉德華(華Dee)身旁飾演底層小混混,那種表面裝傻卻將一切看在眼里的表演,到最終一吐怨氣、仰天長嘯證明自己,不僅深植人心,更證明吳孟達演技的多方位。甚至他兩次獲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提名的演出,也從不是喜劇,反而是朱延平執導的《異域2:孤軍》(1993)及彭浩翔導演的《香港仔》(2014),不論是親手斷絕愛人性命的軍隊士兵,抑或妻子離世尋第二春而與家人疏離的老父,都在吳孟達的詮釋下讓角色道盡人生的悲苦與命運的流離。而他晚期少數擔任主角的電影《導火新聞線》(2016),則飾演一個為女兒討回公道,而被逼走上歧路的父親,在在讓觀眾看見吳孟達別于喜劇上的精湛演技。

對吳孟達而言,在他演戲的世界里,從來不分扮演的是主角或是配角,也從來不去界定演出的類型是悲劇或是喜劇,對他來說,演員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,每一個角色都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,并依劇本中設定的環境與情節,讓演員去建立一個人物所擁有的獨特性格、身份,乃至反應,《賭圣》系列的三叔、《破壞之王》的魔鬼筋肉人鬼王達、《百變金剛》的廁所達、《九品芝麻官》的師爺包有為,抑或《阿郎的故事》的阿龍、《與龍共舞》的蒼蠅叔、《食神》的大快樂飲食集團老闆和《少林足球》中人稱「黃金右腳」的教練明鋒等角色,即使飾演擁有落魄身世的流浪者或是叔父輩等級的綠葉小角,在吳孟達看來每個角色依然有所分別,因搭檔的組合和在戲中輔助的功能不一樣,他都能找到與眾不同的詮釋方法,去建立一個專屬于該戲劇的生命血肉。

從影近五十年,吳孟達秉持的演員哲學只有一個,就是「當演員心要正、意要誠」,即使再有天分才華,作為一名演員仍要積極進取、努力用心,并找到演出的方法,為角色找到數百種演繹風格,為一場戲想過各種不一樣的編排方式,讓觀眾看到作為演員對表演的誠意。杜德偉就曾回憶,吳孟達引用孟子的名言:「以力假仁者霸,霸必有大國;以德行仁者王,王不待大。」而演員正正要做的是一個王者,而不是一個霸者。在吳孟達的演員之道中,一如《喜劇之王》的精神:「沒有小角色,只有小演員、好演員。」即使只是綠葉,一個好的角色,也能令觀眾永遠記得,而作為「演員」,最重要的是無愧于心、拼盡全力,且不辜負「演員」二字。

對表演的熱忱從一而終,也為演戲這門專業鞠躬盡瘁,即使人生落幕、戲終人散,「達叔」吳孟達依然是影迷心目中永遠尊敬的黃金演員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